摘录自「SCP基金会」中的一些句子

已死之人,向赴死者致敬。

我想要宪法赋予我的那个世界。

大概你的确是死了,但我们还在前行,消逝的能够被盖棺定论,而还存在着的仿徨呐喊抗争着,却在眨眼就会丧命,空中会窜出无敌吃人大蜥蜴,永远有儿童和女孩在惨叫的世界的黄昏里,拾起那一朵清晨看见过的花。

当你们的时代过去,请继续送出信息,好让下一个声音响起来对抗黑暗。

他们很快乐,至少在最后之前。不是所有的船都得在黑夜中航行。

你已经做完了你必须去做的事,现在,请休息吧,晚安。

我会使得我们的宇宙成为一个值得拯救的宇宙的。

她死在一个遥远的地方,脸上带着笑容,手里握着武器,身边围着敌人。她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真正的战士应该是什么样子。

我看到一片广阔的海岸,在我们面前展现的事物超越头脑所能理解的范畴,沙滩上的每一粒沙子,每一滴水和空气分子都是在讲述一个故事。每个都是要被唱响的歌。他们每个人都充满生机,笑声,苦难和仇恨。他们都是一样的,即使他们都是不同的。

我爱你,红。我爱你,安娜。五年,十一个月,二十天。

那些受影响的人,是因为他们失去了他们内心世界的孩子。他们不能只看到最表面的东西,他们把自己的观点注入一切然后从中获取乐趣。

神破碎自己,我们才得完整.

所以我央求你:这—真知—绝不能被抹去、遗忘。这不是收容。这是疯狂。

大概人们能哀叹于你的不幸,但没人有资格评论你为”不争”。在这个遍布异常的世界里,努力在绝大多数人眼前拉上一张布帘。从无数扭曲而血腥的异常下保护绝大多数人类的我们,可能面对着每天都有值得尊敬的人因异常而死亡的不幸,但也能在和这一切抗争着的同时,期冀着一个立于晨间,蝴蝶环绕翩翩飞舞的世界。

他想起内布拉斯加的麦田。

用伤害无辜者来掩盖自己的错误是心虚的体现,也永远掩盖不了。

他们也一样。

根据完整版资料我发现,601被姜特工发现的地方,就在那段时期执行流产手术频率最高的医院原址,更精确一点说,就在那个医院的化粪池原址。那一百天内被强制流产或者“生下来就掐死”的数以万计的婴儿,他们本可能成为你,可能成为我,可能成为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和任何一个人的爱人,但他们的生命还没开始,就被埋葬在了那个化粪池。

……是神又怎么样呢。这个国家最早的传说里并没有神的席位,取而代之的是被山挡住就决定挖山的农夫,被海淹死就去填海的小女孩,被太阳炙烤便搭箭指向太阳的猎人,或者从神那里偷来土壤治水的老人。“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”,没错吧?我们的历史,从来不是由神兽或妖,而是由普通人来书写的。

文章作者: Helium
文章链接: https://keepthethink.github.io/archives/2032683215/
版权声明: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,均采用 CC BY-NC-SA 4.0 许可协议。转载请注明来自 Heliumの博客